现在上升到12万元

2020-11-09 14:05

上海艺术品市场令从业者焦虑

画廊生存不易,全怪拍卖行抢走了生意?昨天举行的上海画廊业高峰论坛上,《2013上海画廊业调查报告》显示:86.3%沪上画廊从业者认为,在二级市场井喷式发展下,画廊所处的一级市场缺乏发展空间,一、二级市场难以平衡发展,导致艺术市场紊乱;逾半数画廊收支平衡,既不盈利亦不亏本,仅有4%画廊年盈利达100万元。

作品盲目走“高端”让人买不起

究竟是谁让画廊举步维艰?陆浩民提醒业者反省经营心态,在欧洲,普通中青年画家作品最高不过三千到五千欧元。而国内画廊里,毕业两年的美院学生作品动辄十几万元,太多年轻画家热衷于大尺幅作品,因为大画有理由卖高价,但大画很难卖,只能等着有钱的人掉进陷阱。“艺术品价格一旦往下跌,所有藏家的信心都毁了。”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近日在上海当代艺术馆展出。陆浩民透露,1998年她的作品售价折合人民币三四千元,现在上升到12万元,“十多年前,她的小南瓜作品可以买到两万美元一个,但她没有这么做,价格经历这么多年慢慢成长,所有买画的人都吃到甜头,形成一个个阶段,就把市场做出来了。所以,画廊要保护藏家,合理定价,让喜欢的人买得起。”

论坛透露,截至上月底,上海共有画廊、艺术品经营机构488家,2013年上海艺术品市场规模约在51亿元左右,远低于北京。沪上画廊创立未满三年的占64%,经营10年以上的只有6%。面对从业者焦虑,台湾地区画廊协会资深顾问陆浩民提出相反观点,“拍卖行没有挤压画廊,而是一针兴奋剂。”他表示,“世界其他地方,都是先有画廊、若干年后出现博览会、最后才有拍卖行,拍卖行销售过世艺术家的作品而不是活着的艺术家作品,只有内地打破了惯例。我认为反而是拍卖行帮助了画廊,因为天价拍卖纪录不断出现,刺激了原来不想买画的人。”

红坊艺术园区董事长郑培光认为,信息大爆炸要求画廊必须转变观念,“过去画廊像一道屏障把藏家和艺术家给分开了,双方信息不对称。现在信息公开,画廊高定价等于把三十年后的事全干了,逼着藏家去拍卖行,因为拍卖相对透明,有时作品价格甚至比画廊还便宜。所以画廊要找到健康发展渠道,培养藏家,而不是做了一单大买卖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