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离世

2020-06-14 05:48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作为李保国团队核心成员,去年她深入到全省30多个县市传播果树管理技术,还应邀去多省为农民培训技术。全年在扶贫一线超过300天。

她说的保国,是丈夫李保国。他生前是一位把“论文”写在太行山上的农业教授,30多年如一日,通过科技助农,带动超过10万农民脱贫致富,被称为“太行新愚公”。2016年4月,因病离世。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结合多年一线经验,她建议国家加强林果技术推广队伍建设。此外,还应健全林果技术传播体系,“(得)让农民们有事时,有处去问!”。

在太行山一些农村,李保国手机号就是果农求助热线,是公开的。他走后,因担心农民遇技术难题求助失望,妻子并未直接办理停机。

“很多学生不看看我,不放心。”郭素萍的言语中,透着一种责怪式的心疼,她怕他们花钱,哪怕是买花。提及这些学生,她忽然打开“话匣子”。上学时是师生,毕业后却彼此惦记,“是一种感情、一种亲情”。

“很多感动,我没有想到”。郭素萍说,丈夫离开后,帮扶过的地方自发悼念追思;不熟识的农民提着苹果、鸡蛋到家里;还人特意从外地赶来,“在屋里守了我三天”……

“求助的电话还是不断”,郭素萍说,前后接了超过300个,后来随着宣传知道丈夫离开的人多了,电话也就慢慢少了。她在媒体公布自己手机后,才办了停机。

白天地里走1-2万步,“晚上回去就真显得累,不愿意动”。郭素萍说,毕竟已不年轻,但要和丈夫一样,坚持“干到动不了那天”。

记者走进郭素萍房间时,她正在作“剪报”。茶几上,是一叠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纸张。大小不一,包括时政要闻、振兴乡村战略、脱贫攻坚等多个领域。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郭素萍感觉很光荣,但责任更大了。她认为作为代表,农民需解决的事,“要反映上来”。

她说现在“扶贫是全方位的”,社会形成合力助农脱贫同时,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整治力度也在加大。这样下去,“农村会变得更美,农民会变得更富”。

对自己的建议,她却有点“不满意”——“因为它代表范围小”。她说,明年会到更多地方,更用心去了解情况。(完)

两会期间,每天回到房间,她都会先看手机,有未接电话就回拨或发短信过去。采访前一天,她和别人就果树栽培聊到凌晨。

农民咨询范围很广,她了解的会直接解答,不熟悉的,请教别人后再答。在郭素萍眼里,农民无小事,一个婉拒的电话,或随意的解答,“可能会影响他一年或者几年的收入”。

自我调侃“白头发可多啦”同时,她又对自己血压高、血糖高等身体情况不在意:“这个岁数,有几个没毛病的?”

这也让她在临近花甲之年,毅然选择接力前行,在山区进行“丈夫未竟的事业”。

她认真地说,丈夫一辈子不求名,“有记者采访出溜就跑了”,自己也只想踏踏实实给农民做点事。